邮箱登陆 英文版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产业与服务 党建与文化 信息公开 社会责任 招聘信息 网站群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建与文化  >  航天人物 > 正文

二院699厂高原医疗救护车研发团队:从航天新兵到航天精兵

发布时间:2014-10-09    信息来源: 中国航天科工二院

  平均年龄29岁,平均工龄3年,学历均为硕士研究生。就是这样的6名航天“新兵”,设计研制了我国首台高原医疗救护车。9月12日《人民日报》刊发题为《西藏有了“移动救护站”》的文章报道了他们的创新故事。

  我们看到的是载誉归来的鲜花、掌声,对他们来说,历时一年多的研制,是技术上的修炼,心态上的修行,更是从航天“新兵”到航天“精兵”的艰难蜕变过程。



       创新设计找到“通关密钥”

  在接受高原医疗救护车的研制任务之前,以马鹤坤为首的项目团队一直从事型号产品的设计工作。但设计一辆整车,对这些年轻人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这是一次冒险,但我们看重的就是年轻人的闯劲、冲劲和灵活开放的思维方式”。中国航天科工二院699厂李云厂长对这几个暗中物色和观察许久的年轻人充满了信心。

  马鹤坤,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他说他是爱打游戏的“技术宅”,喜欢把整个设计过程看作是需要通关的游戏,而方舱增压和密封技术就是需要打败的“大怪兽”。

  在5000米左右的海拔高度下,在医疗舱内提供3000米海拔高度的压强是高原医疗救护车最重要的设计参数和功能。经过测算,舱内需要增加0.4个大气压,这个压差换算成作用力,相当于车体最大的四个面上各有一辆40吨重的坦克在拉拽着车厢!

  如果仅仅是防止舱体变形,选用高强度材料就能搞定,但这样同时意味着重量增加,而在路况崎岖复杂的高原低压地区,重量每增加哪怕只有1公斤,抛锚的风险就增大一分。

  “轻”和“结实”,两样都必须做到。面对难题,马鹤坤查“攻略”、求“解法”,大胆地提出“应用铝合金龙骨+优化结构设计”的方案。

  该方案经过力学仿真模拟分析和试验,达到了预期效果。团队终于找到了那把“通关密钥”。

  在高原上试验时,为了更好地了解产品特性,马鹤坤积极争取到了当医疗试验“小白鼠”的机会,亲身参与了睡眠试验。在长达几个小时的时间里,被多种医疗测试设备“紧密包围”的他尽量放松僵硬的身体,一动也不敢动,在对数据结果的各种猜测中努力入睡。



       尽心竭力做到“全能”设计

  一般来讲,设计人员80%的工作是出设计方案和设计图纸。而在高原医疗救护车的研制过程中,这几个年轻的设计却练就了“十项全能”的本领。


  潘冰心、高倩和刘金荷三个小姑娘负责整车供配电系统和增压增氧控制系统的设计工作。为了保证高原车实现不间断供电,她们在发电机型号的选择上“煞费苦心”。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她们几乎走遍了北京所有的五金市场,对各个型号发电机的技术参数、种类、噪音等反复比较、分析,最终形成了一个性价比最优的方案。另外,她们还充分发挥了女同志的“侃价”神功,在优惠价格之外,还“磨”来了免费安装和多项技术支持的额外服务。由于在侃价过程中快、狠、准的出色表现,刘金荷荣获“刘一刀”的美誉。

  同样因为项目获得外号的还有崔培。这个外表秀气文静的姑娘骨子里有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执拗劲。作为机械结构部分的总负责人,完成了图纸设计之后,崔培每天都“泡”在62车间,确保及时解决技术问题,并随时了解生产进度,为此,62车间职工都叫她“崔调度”。提起她来,钣金工郝旭龙师傅竖起了大拇指:“‘崔调度’给力,不管我们加班到多晚,她都坚持待在现场,保证我们一遇到问题,就随叫随到。”没有休息室,没有办公桌,甚至没有椅子,对于技术人员、尤其是爱干净的女生来说,长时间待在生产现场其实非常辛苦,但崔培觉得,在一线才能学到真本领,辛苦一点是值得的。

       忘我拼搏记忆有苦有甜

  “那段时间真的太忙了,感觉总有干不完的事情在等着,一刻都不敢停下来,就连睡觉的时候脑子里转的也全都是数据,”马鹤坤回忆研制过程时说道,“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个项目对厂里来说非常重要。”


  在这种压力的促使下,团队的每一个成员都克服了自己不同的实际困难,推动着项目的“进度条”不断增长。

  马鹤坤在任务最忙的9月到12月,狠狠心将老婆和不满一岁的孩子送回老家,自己则甩开膀子,每天都忙到后半夜。

  计良在搬运设备时不小心拉伤了腰,他默默的在岗位上坚持了半个多月,直到疼得无法起身才“不情不愿”的遵医嘱卧床休养,并在伤情稍有好转时就“溜”回来上班。

  紧迫的节点和高强度的工作让原本内向的高倩变得有些“急躁”,而这其实是车辆生产和装配阶段中所有团队成员的状态。“那时候我们行动基本靠跑,交流基本靠喊,谁都不想让进度耽误在自己手上。”

  2013年12月20日对于潘冰心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在熬夜加班完成了供配电系统的装配和调试工作后,小潘请了两个小时的假,顶着大黑眼圈,领取了结婚证。一出婚姻登记处的大门,她脸上幸福的笑容又被急切取代,急急忙忙的赶回单位继续奋战。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困难、这些脆弱如同过眼云烟,留在团队记忆中的更多的是这样的温馨细节:

  高原车总装阶段正是2013年的冬天,京郊生产基地厂房里阴冷刺骨,崔培基本每天都在这里进行技术支持,一干就是半宿。每次她接好一杯热水,刚暖了暖手还没来得及喝,被工人师傅喊去处理问题,等过几分钟再回来,水就已经完全冰凉,她只好倒掉重接。但有一天,她已经习惯性的走到了热水器跟前,才忽然意识到手里的水杯还是热的,有人帮她接了热水,这让一向要强的崔培红了眼圈。

  也是这个冬天,寒冷的圣诞节前夜,民品管理处的同事专程给团队送来了热腾腾的宵夜,“这是我这辈子吃到过的最好吃的汉堡”,刘金荷说着,还故意吞了吞口水。

       航天大爱激励永不止步

  在高原车历时近一年的研制过程中,6个年轻人加班无数,仅在总装调试的不到半年时间里,他们共去京郊生产基地163天,包括节假日在内,每天都有人在装配现场盯守。而负责车辆的结构部分设计的计良和崔培更创造了50天381张图纸的“纪录”,平均每人每天出图3.8张。在这期间,“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攻关、特别能奉献”的载人航天精神贯穿始终。



  而在高原试验过程中,钳工寇明扬亲身经历的一件小事已成为高原车团队的励志故事。车队在行进过程中曾经在一个路过的村庄里下车休整,有一个7、8岁的当地孩子跟着妈妈好奇地围观。当小寇把车队配给的水果和糖块塞给孩子时,孩子面对西红柿的好奇眼神让小寇险些飙泪,“我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工作有多么特殊、多么重要,但在那一刻,我真的觉得,能用我们的车为这些高原上的人们提供更好的医疗条件,我们付出再多也值得。”红着脸的小寇说出了团队所有人的心声,这一刻,大爱无疆的航天使命感让这些年轻人熠熠生辉!

  首台高原车被留在西藏,项目取得了阶段性成功。而对于项目团队和699厂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文/武燕)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监督举报

Copyright©2018版权所有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6735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081号

网站运维: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新闻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甲8号航天科工大厦 邮编:10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