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陆 英文版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产业与服务 党建与文化 信息公开 社会责任 招聘信息 网站群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建与文化  >  航天人物 > 正文

杨宝奎 风雨兼程不言难

发布时间:2009-07-20    信息来源: 中国航天报-中国航天新闻网

       ■ 当年,杨宝奎并不知道北航有一个保密的导弹专业,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与导弹结缘,开始一生的航天生涯。
  ■ 那一年的大漠异常沉寂,风雨黄沙中他的一百天如同一年那样漫长。成了!他坐到地上,任由泪水肆意流淌。
  ■ 试验前夜的思索、全国政协上的提案和让飞航型号多功能化的夙愿,这些皆源于他的那句话“压力责任未敢忘”。

  跨入飞航 偶然亦必然
  1944年,天津宁河。杨宝奎出生在一户普通农民家中。这个世代向土地要饭吃的农户人家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普通的男孩子,几十年后会在中国飞航导弹史上涂上浓浓的一笔。
  杨宝奎的家在渤海之滨、蓟运河畔。春季出鱼的季节,那里满街都是卖鱼的,在吃不起玉米米查子的年代,鱼却可以撑饱肚皮、不限量地吃。这条清澈的河流承载着杨宝奎太多儿时的快乐,以至于现在他工作疲劳的时候,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河面的粼粼波光,用自制的鱼钩钓鱼,和伙伴们撒开脚丫在河边嬉戏……
  河水静静流淌,杨宝奎一天天长大,开始了他的学业。一路优秀,在初中毕业时,他被保送上了重点中学。
  弹指一挥间,到了高考报志愿的时候。说来也巧,填报志愿的前一天,在北京航空学院就读的一个校友回到了学校,说北航是个不错的大学,建议他报北航。听从学哥的话,杨宝奎第一志愿填了北航的飞机系。在当时,北航的导弹专业还对外保密,在志愿书上并未注出。等到了学校,他被分到了有翼导弹设计专业。
  在校时,他参加了北航超音速靶机的研制,靶机的动力装置是航天某研究院研制的。那时,他对该院开始有了初步认识。毕业后,他顺理成章地来到了该院,从此与飞航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那年是1968年。
  在面临选择的人生十字路口,冥冥之中总好像有一只手在指引着他,向着中国的飞航导弹事业奔去……
  型号研制 峥嵘岁月稠
  “干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干一行就要爱一行、钻一行,而且要相信自己能干好",这是杨宝奎刚参加工作到秦皇岛出差时,遇到的一位老师傅对他讲的话。这番话虽然并非出自伟人之口,但在他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鞭策着他脚踏实地,在飞航导弹总体设计领域取得一个又一个辉煌的成绩。
  工作后不久,他参加了我国某导弹的全过程研制,打响了他科技攻关的第一战。他以扎实的理论知识基础,出色地完成了导弹一、二级分离干扰研究这一关键课题。同时,在他的主持下,解决了可靠性工程设计等技术难题。1991年,他写的一篇有关该型号的专业论文,获得国家国防征文二等奖。同年,该导弹定型飞行试验成功,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航天总公司科技进步一等奖。
  喜悦激励着他,从此他的人生也多了几分为追求更多喜悦而付出的艰辛跋涉。
  在杨宝奎还没从成功的喜悦和疲惫中走出来时,组织上又把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了他。1992年初,杨宝奎转到了某导弹型号的研制。不久,他担任了该型号的主任设计师、副总师,接着又兼管了该型号的全面行政工作。
  该导弹的优点之一是第一次在弹上应用了新技术。该技术属于开拓性技术,难度高,而国内又没有现成经验可借鉴,难度超出了一般人的想像。
  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
  为攻克这些难题,杨宝奎和他的试验队几进戈壁滩试验基地,做了上千次试验,测试了上万个数据。有时为了查找一个干扰源,就要走遍基地南北。他和队员们一起,为排除故障工作到深夜成了常有的事。
  一年区区365天,有一年,杨宝奎在基地工作生活的天数甚至超过了300天。戈壁滩二月的刺骨寒风,八月的灼人高温,他在亲身经历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他印象更深的是,在严冬酷暑之后,他带领技术人员将难题全部攻克的喜悦情景。
  1999年,自控弹成功。以胜于雄辩的事实证明了系统设计方案的正确性,为下一个阶段的研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更多的困难却还在后面。
  研制进入了决战阶段后,舵机带飞试验却出现了故障,故障的出现,对整个型号研制进度的影响很大。作为总师、总指挥,千百双眼睛在看着杨宝奎,来自各方面的巨大压力可想而知。
  杨宝奎默默地承受着这些压力,和他的试验队往返于基地和北京之间。归零工作进行了整整100天。在戈壁滩,有时他们工作了一天,却毫无进展。当他们从技术阵地无功而返时,看着队员们疲惫的神情,面对着了无边际的戈壁,想着责任令任务的倒计时,他深深感到肩上担子的沉重。
  大漠无声,残阳如血。此时杨宝奎心里的感受用滴血来形容并不为过。
  驾驭命运的舵是奋斗。四月的戈壁滩,正是大风起沙飞扬的时候,杨宝奎带着队员们在机场一站就是几个钟头,别人劝他回到车上休息一会儿,他倔强地摇头拒绝。有一天傍晚下大雨,他披块雨布,骑着自行车赶去听归零汇报,到了办公室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干的,但他哪顾得了这些,他心里急啊。一百天来,他每天都是早上、中午、晚上连轴转,身心憔悴,他的体重十几斤地往下掉。“百天归零,着实不易!”杨宝奎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巨大压力下难以言说的个中滋味,或许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
  最终,归零评审顺利通过,队伍重新回到了戈壁滩试验基地,开始了双发连射、最大射程的试验。
  现实像个顽皮的孩子,又和杨宝奎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试验中,两发导弹先后发射出去后,飞行状态非常好,比翼双飞,双双飞向靶标,然而在监控大厅的屏幕上居然什么也没看到。杨宝奎的心“轰”地提到了嗓子眼上,一句话不说,大跨步走出大厅跑向停在外面的车,赶往130公里以外的靶标处。车子在戈壁滩上飞快地奔跑,他还在不停地催促“快点,快点”。赶到靶标处,看到导弹打中靶标,穿靶而过,他当时就坐到了地上一句话也没说出来,任由泪水肆意流淌。司机后来说“杨总,当时您吓死我了,我开车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杨总只是“呵呵”地笑。
  凯旋时,航天科工集团公司领导和院领导去迎接杨宝奎和试验队员们。鲜花和掌声中,杨宝奎把他的队员推到了前面……
  该型号在自导弹试验阶段取得了数发全部成功的骄人成绩,创国内导弹研制阶段的新纪录。同时,该型号导弹也创下了四个第一。原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总经理刘纪原评价说:“其他重点型号没做到的,你们做到了。”
  技术合作 立下大功劳
  20世纪90年代初期,国内某型号竞标竞争激烈,要想在竞争中处于不败之地,就必须在方案评审中占绝对优势。杨宝奎所在的研究院选择了技术合作参与竞争。1993年,已步入中年的杨宝奎主管了该大型技术合作项目,担任谈判技术负责人。
  在持之以恒、坚忍不拔的精神状态下,他们从设计图样到技术核测,水平大为提高。
  此后,他们又马上投入了研制,节省了研制经费,缩短了研制周期。同时,他们编写了大量的各阶段咨询预案和技术总结。最后在方案评审中,他们占绝对优势,为研究院争取到了该型号,迈出了该型号成功的第一步。
  该技术合作项目,受到原国防科工委的高度评价,被有关领导称为技术合作的一个典范。该院获原国防科工委授予的集体一等奖,杨宝奎本人获研究院一等奖。
  带队管理 “严、细”必当头
  培养一支优秀的队伍,在管理上必有其独到之处。在杨宝奎带领的试验队中,“严谨、细致”以行动得到了很好的诠释。
  说起“严谨、细致”,有一件事给杨宝奎感触颇深。那是在一次赴德国的参观中,负责接待他们的是一个50多岁的行政管理人员,她给每一个人一个信封,里面用中文详细地写出了午饭时间、房间号、几点在哪里做什么事等一些事宜,让他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德国人的严谨作风。
  一个接待就如此,更何况飞航事业。
  “‘更好’是‘好’的敌人”,这是杨宝奎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也成为他追求的目标。工作中,他极其认真,容不得一丝马虎。每次试验前,他要求上至总师下到技术主管写出自己的职责,并给出了考核办法,让大伙儿知道该干什么。在考核办法上,他在试验队首创了“灰色”考评办法。考评内容主要有岗位素质评价、综合素质评价和绩效评价,每部分又细致地分若干子项,每半年用“面对面”和“背靠背”的方法由上级、下级及本人分别打分,以每个人的综合得分确定各自的岗位津贴,丈量自己职责履行的尺度,明确努力方向。这项管理举措受到了上级的重视,并推广到其他研制队伍中应用,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为了更好地对定型产品进行验收把关,他编写了《双严文件》,对进场的产品,首先检查是不是按照《双严文件》验收过。此外,他从技术、质量和计划上入手,狠抓管理,同时还编制了《某型号系统工程管理文件汇编》,发送给各参研单位贯彻执行,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杨宝奎的细致,在队员的日常生活中也充分地表现出来。在试验基地,一个试验队员的男朋友要返回了,杨宝奎见到这名试验队员,问了一句出乎她意料的话:“为什么不去送送你的男朋友?”从这句话中,杨宝奎的细致可窥一斑。
  生命历程  两点未敢忘
  杨宝奎说,国家培养自己这么多年,他一定要去回报。怀着这样的一颗报国之心,从工程师、部级专家到国家级专家的每一个过程中,他始终没有忘记两点:压力责任未敢忘,抓紧学习未敢忘。这两个“未敢忘”是他对祖国的承诺。
  每一次导弹飞行试验的前一夜,是他睡得最晚,想得最多的时候。灯下的他在仔细地核算试验数据。“国家投了那么多钱,大家这么关心,不成功,怎么交代?”这些想法在他脑子里久久萦绕。正因如此,每次试验前,他都要不停地嘱咐队员做到最好。
  杨宝奎在当选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后,出于自己对军工企业现状的某些忧虑,他提交了《关于制定〈关于军工重大研制项目实行竞争的准则和规定〉的建议》等两个提案,对他关注的问题提出了建议。这些提案都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
  在他看来,型号研制重要,但人才培养更重要。人才有了,就不愁后续发展,就有了后续储备力量。多年里,他培养技术岗位和行政岗位人员共计40多名。每当看到他们在技术上的成长进步,他心里高兴极了。
  说是压力责任不敢忘,但对家里的责任,杨宝奎忘的时候可不少。他忙起来,常年出差在外,家中的责任无法尽到,担子全部落在了爱人身上。爱人是他大学同学,她对埋头工作的丈夫已经习以为常,“理解”和“支持”,是对她的境界的最好概括。杨总的爱人默默承担起家中生活和教育培养孩子的责任,作出了许多牺牲,成为杨总克服困难的一个支点。
  尽管家中责任义务没尽到,但两个孩子的健康成长,仍是杨宝奎的骄傲。他的大儿子工学硕士已经毕业。小儿子颇具艺术天赋,读大学期间就参加了上海大众汽车外形设计比赛,还获得了一等奖。家庭的舒心和对他的支持,使杨宝奎在事业中多了一个臂膀。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与航天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杨宝奎还有一个夙愿,就是希望在退休前大胆创新,构思一个蓝图,让飞航型号插上多功能的翅膀,实现技术上的大跨越。为了这个夙愿,他还在飞航路上坚定地走着,期待着风雨过后彩虹的美丽。
  
       杨宝奎,我国飞航导弹武器系统总体设计专家,研究员,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1968年毕业于北京航空学院有翼导弹设计专业。历任中国航天某研究院总体设计部二室副主任、主任,总体设计部副主任,副主任设计师,主任设计师,副总师,总师等职,现任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某研究院科技委副主任、国家某型号武器系统总指挥、总设计师。
  参加工作以来,杨宝奎一直在科研生产一线从事飞航导弹的研究、设计和试验工作,先后参加了多个型号的研制,解决了许多技术难题。他参加我国某型号研制,完成了其中关键课题,该型号获航天总公司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他负责的某新型导弹关键技术研究获航天总公司科技进步二等奖两项。他担任技术负责人的大型技术合作项目,使型号关键技术获得突破,为航天新型号立项奠定了基础。为此,国防科工委授予该研究院集体一等奖,杨宝奎获研究院一等奖。
  他1996年被航天总公司评为部级有突出贡献中青年科学、技术、管理专家,1999年被国家人事部评定为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并享受国家特殊津贴。2002年被评为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劳动模范。
  
       为难的五分钱
  当年,有一次杨宝奎想买一双4块多钱的解放鞋,搜遍了全身就差5分钱,就向同事借了5分。等有了5分钱要还时,同事却说什么也不要了。直到今天见到那位同事,简朴谦恭的杨宝奎还觉得既难为情又感激。
  这个新年忘不了
  2001年12月31日,杨宝奎与队员们在基地加班加点,为元旦的发射作准备。封舱之后,正好敲响了新年的钟声,大家一起高呼共祝新年好。紧接着他们又开始了数据的核对。2002年1月1日,导弹发射并直接命中目标,军委领导发来了贺电:新年开门红,可喜可贺。
  被学子们感动
  2000年,杨宝奎去清华大学研究生院做有关飞航导弹的报告,教室中座无虚席,连走道中都站满了学生。讲完后,同学们久久不肯离去,提了一个又一个问题,学子们如此关心国防事业,让他着实感动了一把。(文/科宣)

     (责任编辑:孙建平)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监督举报

Copyright©2018版权所有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6735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081号

网站运维: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新闻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甲8号航天科工大厦 邮编:10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