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陆 英文版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产业与服务 党建与文化 信息公开 社会责任 招聘信息 网站群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建与文化  >  航天人物 > 正文

胡保朝 朴实无华驯火者

发布时间:2009-07-18    信息来源: 中国航天新闻网

       

        人物名片:胡保朝,1962年出生、硕士、中共党员,现任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九院国家重点航天型号固体火箭发动机专业副总设计师,研究员;国防科技工业系统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国家863专家组成员、湖北省复合材料学会副理事长,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西北工业大学兼职教授;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1项、国防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2项、二等奖1项、三等奖7项;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第七届中国青年科技奖、中国航天基金奖获得者;湖北省劳动模范、湖北省十大杰出青年、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劳动模范。

  上世纪70年代末,坐在家乡中学简陋的教室里,聆听着自学了高中教材的老师为大家讲授三角函数的时候,一心希望跳出农门、不再像乡亲们那样披星戴月在田地里年复一年劳作的胡保朝不会想到,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会用所学的数学知识计算有关工程技术参数,研发出一台台性能优良的固体火箭发动机,助推一枚枚神剑呼啸升天,威风八面。
  胡保朝有幸。他有幸生在一个风雷激荡的大变革时代,一切都变得皆有可能。改革开放,开千年未有之变局,改变了太多人的命运。从1979年考上大学到今天,胡保朝的心路历程和人生轨迹,无不打上了这个变革时代的印记。


 80年代的懵懂、期冀与困惑
  ●梦想做造船工程师,懵懂中进入了西工大学习火箭发动机设计 ●大学与研究生毕业时,在大都市和山沟之间他都曾面临过抉择

  2009年伊始,武汉汉口。在自己的办公室,坐在记者对面接受采访的47岁的胡保朝,有着数不清的头衔和荣誉,一位优秀的航天固体火箭发动机专家或许是一个较好的概括。记者很想知道,今日的专业及成就,是否就是他最初的梦想。
  憨憨厚厚的胡保朝微笑着将思绪拉回到了30年前。
  在一个文化消费非常贫乏的年代,一部看了好几遍的电影《造船台》,让少年时的胡保朝萌生了做一名造船工程师的梦想。这的确是个“梦想”,因为在那个动乱的年月里,一个少年怎能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
  1976年,“文革”结束,胡保朝也进入了高中。重新拾起课本,胡保朝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在学习高中知识的同时,他也开始给自己补课。从初中一年级的课程开始,他挨个做课后的习题,每个题都做一遍,即使是那些早已会做的题。
  机会青睐有准备的人。1978年,国家恢复高考,让胡保朝和同学们看到了一缕曙光。1979年的高考,胡保朝成绩高出重点线50多分,他兴致勃勃地填报了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今哈尔滨工程大学)。但是,命运跟他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他收到了西北工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本来,父亲也有些反对他当什么造船工程师,成天身上弄得油乎乎的。就这样,懵懂中胡保朝进入了西工大“红八系”(该系有着优良的传统,现为西工大航天学院)火箭发动机专业学习。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拨乱反正之后,大家都非常珍惜学习的机会。自认为知识面比较窄的胡保朝更是憋足了一股劲,抓紧时间拼命学习。大学几个暑假他都没有回家,在学校自学。大学4年,唯一一次外出“下馆子”,则是在毕业的时候。
  1983年大学毕业时,虽然对于回到湖北条件艰苦的科研单位工作有着心理准备,但是看到系里还有去北京等大城市工作的名额,胡保朝有些犹豫,毕竟大城市可以有更好的发展。于是,他向系指导员表达了自己想去北京的愿望。指导员不肯答应,胡保朝想不通,跟指导员吵了一架。指导员说,你的成绩很好,回到湖北有专业对口的工作,可以发挥专业优势。再回想起老师在专业课上曾讲到我国的火箭发动机水平与国外差距很大,于是,胡保朝服从了学校的工作分配,赴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九院九部的前身——航天工业部066基地设计所工作。


       单位地处湖北省西部远安县的山沟沟里,几栋简单的楼房,四面环山,交通不便。一个星期可以去趟县城,路上还要搭上几个小时。艰苦的工作和生活环境给初出校门、意气风发的胡保朝浇了一盆凉水。回忆刚去设计所报到的情形,胡保朝说:“当时一下子心就凉了。”
  淳朴的父母教导胡保朝,不管在哪里,踏踏实实做好本职工作、与领导同事好好地相处是本分。既来之,则安之。但是上世纪80年代初期,设计所的任务并不是很饱满,加之在工作中看到自己的不足和艰苦的条件等因素,胡保朝决心考研。单位要求毕业后必须回来,但是和胡保朝一起考上研究生的年轻人心里想:先上了再说。“抱有侥幸心理,有点‘曲线救国’(指离开山沟)的意思。”胡保朝并不讳言当时的心境。
  离开母校4年后,胡保朝拎着行囊又一次站在了西工大的门口。工作了几年后再读研究生,胡保朝知道要学什么、该怎么学。两年多研究生的学习,让他在火箭发动机专业方面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1990年研究生毕业时,胡保朝面临着一次新的人生选择。那时,市场的大潮一浪又一浪地冲击着人们的思想和观念。当上海一家单位向胡保朝伸出橄榄枝时,他又一次陷入了犹豫:还要不要回山沟?山沟虽小,但那里可干大事业。最终,胡保朝还是选择了回到山沟。“从本科到研究生,钻研了好几年的专业放弃了,太可惜。”胡保朝说。


 90年代的奋进、磨砺与收获
  ●每天晚上他都梳理白天的试验情况,靠着勤奋他脱颖而出 ●连续两次试车失利,在巨大的压力下他甚至产生了放弃的念头

  胡保朝回到了山沟里。青山绿水依旧,但是设计所、066基地的形势却发生了新的变化,基地的型号研制已经起步,任务逐渐在增多。发动机系统是整个型号的动力和基础,其研制工作具有艰巨性和开创性的地位。虽然工作和生活条件依旧艰苦,但是艰巨的任务却激发了他前行的勇气。
  一到设计所,正赶上国家某重点型号发动机的研制攻关工作。在老一代航天人的带领下,胡保朝很快便融入到火热的型号研制工作中。
  九部副主任张开春和胡保朝共事近20年。他说,胡保朝给他最深的印象就是工作非常勤奋。每天下班后,晚餐结束,胡保朝有一个雷打不动的科目:对这一天来的试验或工作情况进行整理记录,今天做了什么试验、什么状态、试验中发现什么问题……记录非常翔实。有时候,一整理就到晚上十一二点。慢慢的,这样的工作笔记积累了厚厚的五六本。后来,胡保朝的手写笔记成为“抢手货”,常有年轻的同事借去看,因为这些笔记已经成为一份宝贵的资料。
  天道酬勤。胡保朝很快成长为发动机系统的骨干力量,研究生毕业后第二年,他被提升为设计所发动机室——三室的副主任。某型号固体火箭发动机是整个型号系统研制的关键,时间紧、难度大。胡保朝和同事们挑起了这个担子。他们不畏艰难,苦战400多个日日夜夜,攻克一个又一个难关,取得了试验的圆满成功,为该型号的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随后,他又主持和组织参加解决了许多重大工程关键技术问题。某成果成功解决了发动机推力终止时反推力计算精度问题,为型号研制节省了大量的试验经费;某成果为固体火箭发动机实现推力可控开辟了新的技术途径。作为项目负责人和主要完成人,两项成果均获得部级科技进步三等奖。


        有人问胡保朝,为什么对技术吃得这么透?他的回答是,并不是因为我聪明。“不经过挫折,就不会长知识,进步就不会那么快。”胡保朝告诉记者。
   有一次,胡保朝主持某重点型号发动机方案设计。发动机第一次试车,失败;改进后第二次试车,比第一次败得更惨。该发动机的成败,关系重大,上上下下都盯着这个发动机。作为技术总负责,胡保朝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那个时候,胡保朝晚上经常会做噩梦,或者突然醒来。他甚至怀疑自己的能力;甚至,他还产生过放弃的念头。冷静下来,反复计算、分析,发现还是技术没有吃透。拨开云遮雾罩的技术迷雾,他的心情也豁然开朗。
  研制发动机,巨大的心理压力无法避免。有一次发动机试验时,胡保朝在主控室,试验还没开始,他的手心里已经全是汗水。胡保朝笑言:“搞发动机就是玩火,点一次火(指发动机试车)、少活一年。”但是,既然选择了驯火者的职业,胡保朝就无怨无悔、步履坚定地往下走。在上一个型号的发动机研制定型之后,胡保朝又和同事们瞄准上了性能更好、要求更高的新型发动机。
  1997年,在某新型号研制的关键时期,因为外协厂家生产的材料出现质量问题,导致了一次试验失利。这时胡保朝刚刚走马上任发动机系统主任设计师,这对他无疑是一次严峻的考验。胡保朝深感压力之大、责任之重,他积极组织力量,认真分析查找原因,不放过任何疑点;派专人跟踪外协厂家材料生产的全过程。根据查找的原因,他们采取有效的措施,经精心设计,保证了定型试验获得圆满成功。作为第一完成人,胡保朝主持研制的该发动机系统也获得了国防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由于成绩突出,1998年3月,胡保朝被任命为066基地型号副总设计师。作为型号副总设计师,胡保朝着眼于基地的未来与发展,积极开展新型发动机的预先研究。他先后主持并组织完成多个预研型号发动机系统的设计与研制工作。某型号发动机的研制,新技术多、新材料多、新工艺多、新厂家多,在国内尤其是在066基地是一项“上台阶”的技术,同时也是关系到该基地未来型号发展的一个重大项目,难度、风险可想而知。如果试验失败,基地将会在争取新型号立项中处于极为被动的局面,自筹的2000多万元研制经费也将付诸东流。
  胡保朝和同事们决心以自己的实力和信心去搏一搏。他们知难而上,经过方案论证、精心设计、大量理论分析和技术攻关,2000年初进行的首台发动机试车获得了圆满成功,填补了我国该尺寸系列固体火箭发动机研制的空白,受到上级领导的赞扬。


今日的荣耀、沉淀与感悟
  ●20多年来,和同事们为九院在发动机领域打拼出一片新天地,是他最自豪的事情 ●他提出再增加一名专业副总师,别人说这不是找人跟自己抢饭碗吗

  从参加工作至今,胡保朝已经在火箭发动机专业领域辛勤耕耘了20多年。20多年来,在发动机专业领域,胡保朝和同事们为九院打拼出了一片新天地。目前,九院的发动机已达到国内先进水平,在国内市场占有了一席之地。1983年胡保朝刚到设计所时,当时的066基地只有一种型号的固体火箭发动机,如今九院已经拥有了30余种不同型号的固体火箭发动机。胡保朝说,这是他最值得自豪的事情。
  20多年来,胡保朝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一步步成为九院发动机专业的领军人物,也从一个青涩小伙变为一名从容淡定的中年人。
  做人,大家都说胡保朝最洒脱。有一次,他们研发的发动机获奖,根据规定,胡保朝作为第一完成人可以拿到奖金的70%。但是他不这么做,他和几个骨干进行了平均分配。今年,某发动机获得了国防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在申报该成果时,大家一致将胡保朝排在最前面,胡保朝不干,坚持排在第三。熟识胡保朝的人都很敬佩他的为人,大家有点什么小矛盾,只要胡保朝出面,保准很快“摆平”。不知不觉中,发动机专家成了技术人员中的“兼职调解员”。


       “我一直不怕团队里有人比我强。”胡保朝说。目前在九部发动机系统,只有一个副总设计师。为此,胡保朝多次向领导提出再增加一名副总设计师。这让很多人都不理解:这不是给自己找对手,抢自己的饭碗吗?可是胡保朝不这么想,他说:“在不同的岗位上,每个人考虑问题肯定是不一样的。不给年轻人压担子,会影响年轻人的成长速度。压担子,也是促进年轻人成长的一条有效路径。”
  对于年轻人,胡保朝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九部三室主任滕延军说,胡保朝对三室每个人的特点都非常了解,经常有针对性地给予指导。胡保朝要求年轻人要勤动手——记录和试验,勤动脑——思考,勤动嘴——提问、交流,勤动腿——常去车间与工艺生产人员沟通。
  胡保朝深知在试验不顺时,技术人员本身就有很大的压力。因此,他并不轻易批评技术人员。“你干得不好,他不批评;你干得好,他来给你敲警钟。”三室某项目主管陈永钊说。
  一面,他是一位温厚的专家,宽以待人。另一面,作为九院发动机专业唯一的副总设计师,他对自己有着更高的要求。在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湖北省劳动模范等闪光的荣誉面前,他心中十分清醒:继续跟踪专业领域国际前沿,缩短和赶超国际先进,不断提升九院发动机专业水平才是重中之重,创新奋进之路永无止境。


采访印象
  他是一个简单又不简单的人。说简单,是因为在采访开始时,憨憨厚厚的他甚至有点不习惯。慢慢地聊起来,感觉他特实在,痛痛快快、简简单单,好接触、好交流、好相处。说不简单,是他的成就——在几乎一穷二白的基础上,他和同事们经过20多年的努力,为九院在发动机领域打拼出一片天地。
  他是一个洒脱又不洒脱的人。为人处世,胡保朝很洒脱,默默无闻,淡薄名利。但是在对待技术问题时他无法洒脱,技术上的问题解决不了,他吃不香、睡不好。陪爱人逛街,他却走在路上“旁若无人”地思考着问题。
  他是一个没故事而又有故事的人。采访是一个不断挖掘采访对象的故事的过程,可是很难从他那里挖掘出“像样”的故事,甚至采访与他共事多年的同事,也挖掘不出故事。生逢其时,他的人生历程没有大起大落,这似乎也印证了前面所说的简单。说有故事,其实讲得都是关于技术研发方面的事情。(文/中国航天报 记者 张国栋  通讯员 王均武)

     (责任编辑:孙建平)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监督举报

Copyright©2018版权所有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6735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081号

网站运维: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新闻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甲8号航天科工大厦 邮编:10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