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陆 英文版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产业与服务 党建与文化 信息公开 社会责任 招聘信息 网站群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建与文化  >  航天人物 > 正文

戴传波 事事用心廿年成器

发布时间:2009-07-18    信息来源: 中国航天报-中国航天新闻网

       


        ■ 母亲去世,但同时试验在即。自古忠孝难两全,英雄注定染有杜鹃啼血的本色。在试验基地,他平静的表现,没有让其他队员觉察到他内心的悲伤。其实,对母亲的愧疚之情时常撞击他的心扉。
  ■ 一个企业的成功,30%靠策略,30%靠机遇,而40%靠执行力,在三江集团发展的关键时刻,他靠着强大的执行力,积极进行型号产品的归零工作,立下了赫赫战功。
  ■ 领导的执行力是靠扎实的业务能力、严谨务实的工作作风、吃苦耐劳的精神以及独特的人格魅力积累起来的。他之所以受到拥戴,是因为个人品质散发出的魅力。

  岁末的一天,某型号箭在弦上,已进入发射倒计时。
  片刻,随着点火指令,腾空而起的神剑如焰火般放飞,燃红了湛蓝的天空,燃红了白雪覆盖的大地,燃起了航天人的激情。当试验圆满成功的喜悦传开时,型号总设计师、三江航天集团副总经理戴传波默默想起刚刚去世的母亲,事业成功的大喜与母亲离去的大悲同时涌来——
  1 遥寄绵绵哀思
  2003年底,正在祖国西部高原组织试验合练的戴传波得知母亲去世的消息,三江航天集团总经理冯志高在电话里说:“家里决定派石泉副总接替你的工作,你马上回来吧。”
  戴传波冷静一想,回去最快要一天半的时间,而三江集团副总经理刘石泉赶来也要一天半,两人工作无法交接,况且用户很快就要来听取关于试验的专题汇报,试验在即,实在离不开。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英雄注定染有杜鹃啼血的本色。戴传波没想到自己会遭遇这样两难的选择。
  做出决定之后,戴传波告诉冯总经理不回去了,只要求家里录个像。随后,他又给在外地出差的妻子打电话,要求妻子替自己尽点孝心,不要向组织提任何要求。
  戴传波把悲痛埋在心底,按要求向用户汇报了试验准备情况。他平静的表现,没有让其他队员觉察到他内心的激荡。其实,对母亲的愧疚之情时常撞击他的心扉。
  母子情深。戴传波的家乡在湖北黄冈,每年春节都要和妻子、女儿回老家过年。1993年父亲去世后,他想把欠父亲的那份情加倍孝敬给母亲。自从集团调迁到武汉,回家的路程缩短了,只要不出差,每年总要抽空回去看望母亲几次。患有高血压、冠心病的母亲不论身体状况如何,见他们要来,老远出来迎接,张罗饭菜。每次离开时,她都要对儿子叮嘱一番。
  2003年初,戴传波对从未出过远门的母亲许诺:“4月份我能抽出空来,到时候带您坐飞机到北京玩一趟。”正当他们准备启程时,“非典”成了这次出游的禁令;“非典”解禁后,他们又把出行的计划推迟到金秋10月。接踵而至的试验,让旅游计划再次搁浅,没想到这一拖竟成了戴传波永远的遗憾。
  安葬母亲的那天,他离开队员,把自己关进宿舍,跨越阴阳两界,用心灵向母亲诉说绵绵的爱,用泪水表达对母亲的哀思……
  2 干活有些“疯狂”
  戴传波成长的过程见证了型号发展的历史。1983年,毕业于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控制系的戴传波被分配到三江集团设计所八室,从事地测工作。在八室,他一干就是7年。1990年底,他调到四室,从事型号产品控制系统的设计。
  产品立项之后,他就开始琢磨为控制系统“减负”,总共做了60多项更改,让繁琐的设计变得简洁明了。几次大型试验都验证了他设计思想的正确性。更改后的设计方案得到了专家的肯定,得到了领导的赞赏。
  1999年11月,戴传波被任命为设计所副所长、型号副总设计师,主管型号批产工作。随着批产的来临,某核心部件跟不上生产进度,独立研制该产品的事又被提到了议事日程。
  过去他们曾两次研制该核心部件,由于技术没吃透,时机不成熟,均无功而返。鉴于以往的教训,三江集团决定成立一个项目研制小组,由戴传波担任技术组组长,全权负责研制工作。
  凡是与戴传波有过近距离接触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工作激情和热情。险峰厂副厂长杨显林说他有些“疯狂”,干起活来不要命。这一点在研制该核心部件时得到验证。戴传波给自己定下一条纪律:午休了,晚上必须工作到凌晨2点;没有午休,可以在深夜12点结束。盒饭成了项目研制中的主打正餐,面包、快餐面、矿泉水是研制人员胃中“常客”,随着研制工作的深入,能与戴传波从早上8点坚持到次日凌晨2点的人所剩无几。
  为了证明设计的科学性和合理性,试验常常需要在三地展开。戴传波工作讲效率,生活要求却不高。产品要到外地进行试验,为了抢时间,戴传波带领同事挤上了“普快”。此时天气酷热难耐,车厢里相当拥挤,作为设计所副所长,完全可以要辆小车,但他觉得自己还是和大家一起同甘共苦为好。大家站在列车过道上,戴传波脱下衬衣,露出背心,一边用衣服扇着风,一边跟大伙儿聊天,朴素得像一名“乡村干部”。
  在很短的时间内,戴传波就带领大家解决了有关的一系列技术难题。如今,提起这个核心部件,大家自然会想到戴传波。
  3 “恐戴症”的由来
  在2002年底的一次试验中,出现了一点问题,用户要求给一个明确的说法。问题的焦点集中到某稳定装置上,一些设计人员认为,是不是稳定装置强度不够,才导致产品不按预定的轨道飞行?戴传波却提出了一个相反意见:支架的强度不是弱了,而是太强,下一步是要降低它的强度,等量分配。戴传波运用逆向思维提出的建议招致了一些人的反对。但他发现完全有这种可能,并提出了改进措施。在以后的型号试验中,试验数据说话了,说明这样的改进是可行的。                
  在此期间,各厂都得了“恐戴症”。归零任务压倒一切,凡是与归零有关的事情,没有按计划完成的,都会受到他严厉的批评。其实大家也知道,戴传波肩上的压力更大。
  不久,在某试验场落区,参试人员发现一枚产品残骸出现异常,立即向试验队队长戴传波汇报。
  戴传波得知这个消息非常震惊,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上。一旦此部件出问题,整个型号的威力就大打折扣,已经生产的所有这种部件将推倒重来,并有被其它单位取而代之的危险,这对三江集团来说是个严峻的考验。
  本着对用户负责的态度,三江集团立即停止了试验,试验队返回大本营展开归零。
  2003年的盛夏给三江集团职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戴传波把相关人员召集到驻地,对产品缺陷展开技术攻关。戴传波以前接触这种部件不多,为吃透基本原理和相关标准,他同大家一起学习,很快他就找到了设计规律。设计人员向他汇报时丝毫不敢马虎,稍不留神就会被问得哑口无言。
  没完没了的讨论,没日没夜的试验,设计人员都很疲惫,心里暗暗骂他是“戴疯子”。尽管大家颇有怨言,当看到戴传波忙碌的身影,心里也找到了平衡点。哪里有难题,哪里任务最艰巨,他就会在哪里出现。常常在孝感工作到深夜才回到武汉的家,第二天清晨又准时出现在现场,他像一座恪尽职守的钟,雷打不动。经过一段炼狱般的生活,他跟大伙儿一起把关键技术摸了个透。
  一天,改进产品进行地面试验出现故障。听到这个消息,戴传波让试验人员马上从现场撤回来,他则连夜赶到生产厂家,主持试验评审。“作为多年的专业设计人员,被我们忽略的一些细节让戴副总经理捕捉到了,我们很惭愧。”设计所室主任诚恳地说。
  思常人想不到的亮点,行常人找不到的路径,就会见到常人碰不到的景色。有天晚上,戴传波正在北京出差,设计所主任设计师与他通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仅仅是讨论结构问题。戴传波主张对结构进行改进。这一重要提示,打开了解决问题的窗口。
  很快,戴传波带领大家拿出了令人信服的方案,经过仿真试验的验证,证明了该方案的科学性。型号再刺苍穹,试验圆满成功。
  这次归零不仅从根本上解决了产品存在的缺陷,为三江集团在这一领域继续保有一席之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且为产品重新赢得顾客的信赖提供了可靠的保障。在庆功的时候,红林厂厂长开玩笑说,这个产品应该命名为“戴氏产品”。
  4 严厉中的宽容
  三江集团许多单位的领导都感受过戴传波的严厉,许多同事都体验过戴传波的苛求。与他接触的时间长了,大家更能感触到他的善意与宽容。一件件小事串联起来,人们勾勒出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一个值得依靠的兄长的轮廓。
  有一次,设计所一名姓鄂的职工与戴传波一起坐飞机到昆明出差。飞机快起飞时,戴传波问鄂师傅:“你是第一次坐飞机吧?”鄂师傅点点头。“我们换个位置,你可以看看窗外的景色。”戴传波马上把自己靠窗的座位让给了她。这么多年来,鄂师傅一直把这件小事珍藏在心底。
  设计人员都很乐意与他共事,做事不拖泥带水,讲话不藏着掖着,而且乐意与大家一起分享自己的成果。设计所一名高级主管回忆起这样一件事:1994年,所里将模飞设计任务交给刚出校门的他。戴传波知道后,主动把自己开发的设计软件送给他,并叮嘱:“有什么问题找我。”借鉴戴传波的设计成果,他完成设计任务至少节约了四分之三的时间。一个初来乍到者,能得到这样一份关心,心里暖洋洋的。
  大大小小的试验是戴传波生活中的主旋律。高原试验对于三江集团来说意义重大,关系到产品能否继续发展的问题。
  戴传波组织了一支试验队,风雪兼程奔赴高原。西部的冬季漫长而寒冷,试验队抵达目的地的当天,气温低到-28℃,这对习惯了南方湿润气候的试验队员来说,有些难以忍受。在高原上行走,相当于负重20公斤。驻地条件比较艰苦,室内连卫生间也没有,室外滴水成冰。刚到高原,戴传波的反应比较强烈,头疼、胸闷等不良反应一起袭来。尽管如此,他一安顿下来,就直奔试验厂房,检查测试情况。在室内测试还好说,转到遥远的试验场,条件更艰苦。路上厚厚的积雪,一段几十公里的土路,让人切实体验到行路难的感觉。在冰天雪地里作业,对身体和毅力都是严峻考验。有一项指标是这次试验的技术关键,身在高原的戴传波与远在北京的集团总经理冯志高进行了大量的演算,通过交流与探讨,才将指标确定下来。
  古语说,好事多磨。型号发射前夕,发现产品加温不能满足要求,而在北京的首长还在等待观看。不论是延时,还是暂停,戴传波必须迅速决策,大家把目光投向戴传波。凭着对产品的全面了解,他沉思片刻,果断决定:“延时1小时发射。”1小时以后,神剑腾空而起,型号把银装素裹的西部高原点缀得分外妖娆。首长在北京观看了试验的全程直播,大家激动的情绪在传递。试验成功,证明了专家型领导对产品的总体把握能力,证明了航天的实力。
  昨天,在汗水与泪水交织的场景中,戴传波带领团队攻克难关,勾画出一幅团结争气的动人画卷。今天,戴传波仍然冲锋在前,一份睿智、一份干练、一份执著支撑着他,继续演绎着一位航天人的精彩人生。
  
        戴传波,研究员,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1961年8月生于湖北黄冈,1983年7月毕业于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自动控制专业,1998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设计员、工程组长、副主任设计师、主任设计师、副总设计师、总设计师;1999年11月任三江集团设计所副所长,2002年2月任三江集团总经理助理,2002年6月任三江集团副总经理。
  他一直从事航天型号的研制、设计和科研管理工作,解决了一系列关键技术难题,成为控制系统方面的技术带头人。先后从事地面测发控系统的软硬件设计和控制系统综合设计,主持完成了多个型号的系统设计,并先后获得了国防科技进步奖6项,其中一等奖1项、二等奖3项、三等奖2项。
  他1992年被破格晋升高级工程师、1996年被破格晋升研究员;1998年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99年获航天基金奖。2000年获湖北省“五一”劳动奖章;2002年被评为航天科工集团公司有突出贡献的专家。

  有苦同“享”
  一次三江集团型号试验队专列抵达试验基地,时值盛夏,地表温度高达40℃。为了尽快卸下产品,尽早投入试验,大家都投入到卸车的工作中。身为副总师的戴传波头戴草帽,顶着烈日,蹲在平板车上和大家一起撬扒钉。大家让他休息会儿,戴传波笑着说:我们不仅要“同甘”,还要“共苦”啊。
  当回“逃兵”
  一次,总政文工团到试验基地进行慰问演出时,作为特邀嘉宾的试验队队长戴传波被安排到看节目的最佳位置。他却把这个机会让给第一次到试验基地的试验队临时党委书记陈建中,并说:“就让我当一次逃兵吧。”他自己则埋首案头,准备汇报材料去了。
  年轻一把
  2004年9月12日,戴传波的女儿怎么也没想到爸爸会陪她一起看电影《哈里波特III》。因为在她的印象中,差不多半年来爸爸就没有陪她度过一个完整的周末,最多只是偶尔和她一起在家看看电视,就别指望陪她逛公园、看电影了。陪女儿看完电影出来,戴传波风趣地说:我也年轻了一把。(文/肖文正 王斌 李宏文 王均武)
      (责任编辑:孙建平)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监督举报

Copyright©2018版权所有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6735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081号

网站运维: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新闻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甲8号航天科工大厦 邮编:10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