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陆 英文版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产业与服务 党建与文化 信息公开 社会责任 招聘信息 网站群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建与文化  >  航天人物 > 正文

巩 鹏 敢将铁杵磨成针

发布时间:2009-07-17    信息来源: 中国航天新闻网

       

人物名片
  巩鹏,1970年生,北京市丰台区人,中技文化程度,现为航天科工集团公司三院33所北斗公司钳工班班长,特级技师。2000年,获三院钳工技能竞赛单项第一名;2002年,获三院第四届职业技能竞赛钳工比赛第一名,同年获航天科工集团公司首届职业技能大赛钳工组第二名。先后3次获三院年度新长征突击手称号;1996年获三院十佳飞航青年称号;3次获得33所年度新长征突击手称号和6次年度十佳青年称号;1995年、1998年获原航天工业总公司青年志愿者活动先进个人称号;1998年获中央国家机关优秀青年称号;2002年获全国技术能手称号;2005年获国防科技工业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
  
  引子:一个人的比赛
  2000年,三院隆重举行首届技师技能竞赛,所属各单位能工巧匠汇聚一堂,个个摩拳擦掌。在钳工组比赛中,要求将一只直径为30厘米的铁棒锉成一个高27厘米的六棱锥合套。题目看似简单,却是块难啃的硬骨头——不仅考察选手们的技术水平,更考验选手们的毅力和耐心。比赛中,选手们用锉刀在铁棒上来回不停地锉,在旁人看来,他们几乎是在重复同一个动作。几个小时过去后,一位选手坚持不住选择了放弃;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到最后评委看到,只有一位年轻的选手一直没有停下来。锉刀在产品上来来回回成千上万次地运动,选手的手掌磨出了大水泡。水泡磨破了,他没有停;手掌皮磨掉了,他还在锉。比赛进行了整整8个小时,只有他一人坚持了下来,产品质量完全符合要求,他获得了钳工组第一名。比赛结束回到家,他的手掌已是皮肉模糊,妻子边帮他洗手,边掉眼泪。
  他,就是33所的巩鹏。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巩鹏生在三院、长在三院、工作生活在三院。初见巩鹏,他的一言一语、举手投足间无不透出三院航天人的质朴。一身蓝色工作装、结结实实的身板,看不出这位钳工领域技术权威与核心人物与其他技术工人有何不同。今年37岁的他乐呵呵的像个大男孩,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年轻不少。面对获得的无数荣誉与头顶的光环,他的心态非常平和:“咱就一普通工人。”
  磨练
  “高超的技艺背后是艰辛的付出。”该所主管生产的副所长杨兴文这样评价巩鹏。
  1988年,18岁的巩鹏从33所技校毕业后,进入33所精密机械厂做钳工。那时车间的生产条件和环境与现在不可同日而语,黑乎乎的厂房、昏暗的灯光,还不如技校的教室宽敞明亮。失望,是巩鹏来到工作岗位的第一反应。但最关键的是,工作起来两眼一抹黑,这让好强的巩鹏非常着急。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对于每一位年轻人而言,刚参加工作时要走的路,就是非常紧要的几步。巩鹏是幸运的,他遇上了一个技术精湛、德高望重的师傅——55岁的高级技师秦井芳。巩鹏坦言:“在近20年的职业生涯中,对自己成长影响最大的非秦师傅莫属。”师傅工作的情形他是最清楚的。在操作台旁工作了数十年,连续作业时间一长,难免腰酸背痛,这个时候,秦师傅就拿出止疼片一吃,继续干活。师傅的一言一行,对徒弟潜移默化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精湛的锉削技能,是一个优秀钳工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秦师傅对徒弟要求非常严格,他希望年轻人能抓紧时间勤学苦练,提高技艺。在刚参加工作的一两年里,十八九岁的巩鹏在秦师傅的指导下,几乎天天练习使用大板锉。于是,上班期间,相应的工作任务一完成,他就拿起锉刀开始练习;业余时间,和他年龄相仿的同事都出去玩了,他依然猫在车间里坚持练习。
  如同达芬奇画鸡蛋,练锉是一件非常枯燥的差事。但对于年轻的钳工来说,这既能提高技艺,又能磨练心性。每天练习一两个小时是常事,寒来暑往,多少把锉刀都被巩鹏锉秃了。一根直径为50厘米的钢棒,在巩鹏手里反复地锉,到最后锉成一小条,几乎就成一根针了。正所谓只要工夫深,铁杵磨成针。
  工作虽然劳累枯燥,但巩鹏从未有放弃的念头。“一个人在成长的阶段,尤其是年轻的时候,一定要经历一段时间的磨练。”回想起当时的情形,巩鹏如是说,“不磨练,没有真正的本领,凭什么在社会上立足?”
  钳工大部分是手工操作,劳动强度大,对工人技术水平要求很高。当时像秦师傅这样技艺高超的高级技师可谓凤毛麟角。于是,难度大、要求高的产品,基本上都是交给秦师傅加工,要不也是交给那些四五十岁、经验丰富的技师。作为秦师傅的关门弟子,巩鹏在逐步掌握钳工各项技能后,很快就接触到这些高难度的活儿。在加工这些高难度产品的过程中,秦师傅手把手地教这个勤奋懂事的小伙子,并把自己几十年积累的经验传授给他。看着这个有天分、又吃得了苦的年轻人快速成长起来,秦师傅打心眼儿里高兴。从入所第一年起,巩鹏几乎每年都能从所里、院里捧回各种荣誉证书。
  锋芒
  名师出高徒。秦师傅带了巩鹏5年,这5年间,巩鹏从一个懵懵懂懂的技校毕业生成长为33所精密机械厂的生产骨干。钳工的工作非常辛苦,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到家里,根本不想吃饭,往往是倒头便睡。看到儿子这样,父母当然心疼。巩鹏父母都是33所的中层干部,几次试探着问巩鹏:要是觉得太累,就换个工作?执拗的巩鹏没有同意,他已经喜欢上了这份工作,虽然辛苦,但他不在乎。
  不但要干,而且还要干好,这就是巩鹏的性格。在此后的日子里,他以不断提高的技艺和“认死理”的执着,在攀登钳工技术高峰的路上,不断攻坚克难,摧城拔寨。
  ——钳工班组在加工某重点产品电动舵机中的D形孔过程中,经常由于拉刀断裂,造成粗糙度超差、孔内形尺寸不合格。针对这一难题,巩鹏改进钳工研磨,成功地使用了成形冲头手工冲孔、挤光的方法,将成品合格率由原来的50%提高到100%。几年中,他已挽救不合格品上万件,节约资金数十万元。
  ——某产品外环定位孔加工材料为铸铝薄壁件,无太多加工余量且易变形。巩鹏通过采用研磨方法加工,提高了表面粗糙度,保证了加工精度,使产品加工得以顺利进行。
  ——加工某重点型号罩盖,以往都是先手工下料弯型,然后焊接锉修,防锈铝板无法一次拉伸成形,长久以来工艺人员非常头疼。经过反复试验,巩鹏设计了一套组合模具将防锈铝板一次拉伸成形,不但保证了产品形状尺寸的一致性,提高了产品外观质量,还减少了6道加工工序,大大降低了劳动强度,提高工效近50倍,使产品单件生产成本节约达到上万元。
  ——通过技术攻关,巩鹏解决了三种型号陀螺关键特种材料的加工技术难点,解决了陀螺机械加工瓶颈问题,大大提高了产品质量,缩短了加工周期。通过修复陀螺底座离合器转子组件及系统中各种组件等多种关键件,巩鹏为单位挽回经济损失近百万元。
  这么多年来,巩鹏啃下的“硬骨头”举不胜举。而攻克这些难题所总结出来的加工方法,则被同事们称为“巩氏加工法”。
  巩鹏是一个很好强的人。他有这么一个信念:这一批活儿交到我手里,就必须比别人干得又好又快。“完成每一项工作,都是这个原则,天天都是这个原则。”巩鹏说。在生产任务加倍,而原有设备效率又很低的情况下,巩鹏就琢磨着自己动手设计制造加工设备。攻丝设备是钳工必备的。有一次,巩鹏看到手摇钻受到启发,就赶紧找来一把潜心研究。他将手摇钻拆开,根据攻丝特点进行了改装,自己制作了一台既可提高生产效率四五倍、又能大大降低劳动强度的攻丝设备。这种攻丝设备可用于不锈钢、软磁合金、钛合金等特种材料的螺纹加工,同事们一用,发现巩鹏自己设计制造的攻丝设备确实非同凡响。
  后来,一些兄弟单位和外协厂家发现这台设备非常不错,纷纷前来取经。设备有点复杂,一下看不清楚,来取经的技术人员就拆开画图、照相,回去后仿制。天津有家单位干脆从33所借了一台带回去研究。到目前为止,六七家单位共仿制了数十台这种攻丝设备。巩鹏设计制造的设备、工装,自然又被同事冠以“巩氏工装”的称号。如今,“巩氏工装”家族的重点“成员”,正在申报国家专利。
  1996年,巩鹏被破格晋升为技师,2000年被破格晋升为高级技师,2003年被破格晋升为特级技师。7年时间,巩鹏三次破格,来了个漂亮的“三级跳”。巩鹏说,自己赶上了好时候。三院、33所一直将培养优秀技能人才作为人力资源的主要工作。一方面加大培养力度,利用自有资源以及社会资源举办各种技能培训班,开设了针对各类技能人才成长需求的课程,让工人的技能在培训中得以提升;另一方面,加大激励力度,在收入分配、职称晋升、购买住房、出国培训等方面,都向有突出贡献的技能人才倾斜。在破格晋升的同时,巩鹏作为青年工人的技术骨干,于1999年和2004年分别赴德国、俄罗斯参加了技术培训。
  共赢
  在近20年的钳工生涯中,巩鹏承担的任务几乎涵盖了三院所有重点型号的关键件。通过不断地学习钻研,他出色地掌握了机械加工中的装配、调试及排除疑难故障技术,在加工特种金属材料及设计、编排工艺文件等方面练就了精湛的技能,更擅长产品几何参数的修磨、难加工合金的小孔钻削和攻丝、超高精度的各种研磨、各种小直径螺丝断余部分的提取、高精度的装配组合、各种扳金异形体的加工及变形关键件的复形修复等。
  2001年,为实现规范化的市场运作和公司化管理,原33所精密机械厂改制为北斗公司。其后,33所七室加工中心以及质量处机加、特种工艺检验陆续并入北斗公司。从精密机械厂到北斗公司,巩鹏已经做了8年的钳工班班长,凡是遇到技术性强、技术标准要求高的活,都是他挑梁上阵。他把其中的难点吃透,确定好加工方法和流程,再交给其他组员。在保质保量地完成自己的生产任务的同时,他还帮助班组其他成员,尤其是新来的组员提高技术水平,并把自己的工作经验和技术窍门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们。“巩班长有什么诀窍都愿意教给大家。”班组高级工张沁临说。今年50岁的他19年来一直和巩鹏在一个班组工作。22岁的王超说:“4年前刚参加工作时练习磨钻头,老磨不好,巩师傅非常耐心地指导我,手把手地教。”巩鹏先后带的十几个徒弟,如今在各自的岗位上都表现很优秀。
  北斗公司在用人机制、薪酬体系、考核制度等方面与市场接轨,充分调动了员工的工作积极性。作为一个青年生产骨干和班组长,巩鹏深知,现代企业的生产工人不仅要具备娴熟的生产加工技能,而且要有较丰富的现场工艺知识和管理知识。因此,他认真学习生产现场管理知识和工艺知识。几年来,在巩鹏的带领下,钳工班合理组织生产,认真熟悉生产工艺,克服了重重困难,圆满地完成了生产任务,为新产品开发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在巩鹏的努力和严格要求下,钳工班的整体技术水平和产品质量均在北斗公司名列前茅。
  从2004年开始,巩鹏,这位年轻的特级技师不时出现在三院各单位技能培训班的讲台上。他摸索出来的特殊材料加工刀具的切削角度和几何参数,在三院技工培训中广为传播。到目前为止,巩鹏在三院技工培训中授课及技术表演累计近千小时,而听过和看过“巩大师”讲课及技术表演的技工也有数千人次。
  本色
  作为一名优秀技能人才,巩鹏在家庭生活中,却不是一个优秀的丈夫、称职的父亲。巩鹏的爱人王晨燕也在33所工作,由于两人都非常忙,10岁的儿子便进了寄宿学校。巩鹏夫妇一般周六也要加班,儿子周五下午回来,他们只有周日一天能陪陪儿子。“如果周末回来看到我们不在家,小家伙情绪就挺低落的。”巩鹏说。在巩鹏家的相册里,居然找不到一张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三口之家的合影。王晨燕说,没有多少机会一起出去,更不要说照相了。
  巩鹏少年时期也学习过书法、绘画等,但是爱好的坚持需要精力和时间,参加工作之后,由于空闲时间太少,巩鹏的这些爱好便被束之高阁了。现在,巩鹏唯一的手工爱好是自己动手打制戒指等饰品。在恋爱期间,巩鹏打制的设计独到、做工精美的戒指和耳环等银饰,让王晨燕惊叹不已。婚后,王晨燕的金属饰品基本也是这位能工巧匠亲手打制的。后来,一些朋友也找上门来,请巩鹏打制饰品。于是,为各种各样拐弯抹角的“关系户”打制银饰也就成了巩鹏业余生活的一项重要活动。迄今,他打制的戒指已有100多个、手镯10多对。
  巩鹏是个富有爱心和社会责任感的人。1995年夏天,刚刚新婚不久的巩鹏夫妇随所里职工一起到南戴河疗养。傍晚,两人在海边散步。巩鹏发现远处已经没有游人的海面上还有一辆水上自行车,车上依稀可见两个女孩。他知道,这种自行车巨大的塑料车轮浮力很大,力气小的人不好驾驭。他意识到,她们可能是蹬不回来了。不出他所料,天色已暗,水上自行车却越飘越远。巩鹏二话没说,脱掉衣服就跳进水里。恰好有一位同事路过,也加入了营救。等他们两人游到水上自行车旁边时,才发现两个女孩已吓得脸色苍白,喊得已经声音嘶哑。他们经过半个小时的努力,终于将两个心惊胆战的女孩“运”回了岸边。
  
  结语:事业正当年
  谈起工作愿望,憨厚的巩鹏说:“希望一直到退休都有这么多的活儿干。”巩鹏特别喜欢干有挑战性的活儿,“接到技术难度高的活,他就特别兴奋。”一位同事说。37岁的巩鹏,也正是年富力强、事业正当年的时候。他也喜欢上网,通过这种便捷的途径学习一些新知识。在工作中,只要发现自己不熟悉的知识点,他就会赶紧寻找相关资料,进行自学。他说,只有坚持学习,才能跟得上航天事业发展的步伐。(文/科宣)

      (责任编辑:孙建平)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监督举报

Copyright©2018版权所有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6735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081号

网站运维: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新闻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甲8号航天科工大厦 邮编:10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