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陆 英文版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产业与服务 党建与文化 信息公开 社会责任 招聘信息 网站群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建与文化  >  职工之家 > 正文

【改革开放40周年】从蜗居到公寓——三院8359所退休职工述说改革开放40年的住房变迁和生活变化

发布时间:2018-10-17    信息来源: 中国航天科工三院

蜗居,比喻窄小的住所。只有住过蜗居的人才能有切肤之酸的深刻记忆。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那时我家四口人住在云岗北区11楼的单身蜗居里。这是一个三室无厅的套间房,其中的大间房有16平方米;中间房约13平方米;小间房约8~9平方米;厨房约5~6平方米;厕所约1.5平方米。该套间房内三家人常住人口有10人,有时达到11~12人。我家占据了大房间,家徒四壁,空空如也。桌椅板凳床均是单位配给,属于典型的无产阶级。

蜗居人之所以有切肤之酸而非痛,其中自有蜗居人的忧愁与快乐。忧愁的主因是人们的活动空间太少。比如早晨大人、小孩起床后上班前要排队上厕所。每毎小孩子屎尿急了会哇哇叫,内急的孩子在厕所内也会哇哇叫,这样碰车的事经常发生。怎么办?买一个痰盂,仿如南方人的小马桶,放在蜗居内让孩子方便。然后再等厕所无人时将痰盂内的东西倒入厕所蹲坑内,同时将痰盂冲洗干净。晚饭后,孩子要读书写作业,大人要看书学习充电。小小空间桌椅有限,大人只好让位给孩子学习。科学的春天吹醒了知识分子内心的求知欲望,很多人就到办公室或者三院图书馆去看书学习,我记得那几年图书馆内晚上总是灯火通明,阅览室里人头攒动,鲍克明院长是常客,经常看书看到闭馆时间到了才离开图书馆。幸好那时的孩子课程负荷不大,课外作业不重,也没有补习班、兴趣班、奥数班等等压力。因此,大人小孩之间在学习安排上冲突不大,只有空间安排上有点困难。再就是厨房问题,三个家庭三个蜂窝煤炉子加上三堆蜂窝煤饼子,厨房空间被挤压得只有见缝插针的份儿。一到做饭时间就紧张了!三个大人洗菜、做饭、炒菜,转身动作都须要左顾右盼,加之油盐酱醋佐料锅勺碗盘搭配炒菜,互相碰撞难免。邻里之间关系好的,互相包容,亲同家人的更没有纠纷。由于蜗居同事很多,单身宿舍内几乎都是这种状况。所以,也会有一些蜗居邻里关系紧张,剑拔弩张的,其中更有拳脚交加,打得头破血流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晚上的睡觉空间问题。一间蜗居内只能放一张双人床 ,两个大人和两个小学生挤在一张床上,纵向排列睡挤不下只能横向排列睡。横向排列睡觉对大人来说是人长床短,腿脚伸展不开。怎么办?只好在双人床边上加装一块长木板,中间用合页与床连接上。临睡觉前将耷拉下来的木板掀起,保持与床面同一水平,然后在木板下面放上两个方凳子,保证了大人睡觉后能够伸开腿脚。睡觉的方法是大人小孩及头脚相互错开,也就是床边上的人头朝北睡,紧挨着他的人头就朝南睡,再挨着他的人头又朝北睡……这种错开睡觉的方法节省了空间,也增强了亲情感。

蜗居的苦乐可以是弄儿床前戏,看妇机中织。无产阶级蜗居人除了公家配置一些桌椅板凳床、水电房公产外,某家若能配齐36条腿(床、桌椅板凳、五斗橱、碗柜……的腿)和三转(自行车、缝纫机、手表)及一响(红灯牌五灯电子管收音机)就属于奢华型的家庭;如果再有一台9~12英寸的黑白电视机、存款千元以上就属于豪华型家庭了!我家够不上奢华型家庭,因为有很多条腿是我自己充当木工利用业余时间做出来的。其中的五斗橱是我比较欣赏的作品,比市场上凭票证花费52元购买的五斗橱还要实用。另外,我家比别人家还多一台老土型16英寸黑白电视机,在当时确实比较抢眼。那是我在粉碎“四人帮”前花费了整整一年左右的业余时间,跑遍了北京市所有的旧货市场及商店,购得上千个电子元器件,又与多位电视机制作发烧友共同学习、帮助、合作,耗资一百多元自己动手制作而成的老土型黑白电视机。每到傍晚晚饭后,孩子们的同学和周围的小朋友就自带小板凳来到我家列队排好位置就坐。虽然那时只有很少几个频道节目。但是,对于当时文化生活相对贫瘠的孩子们来说已经很满意了!电视机中的动物世界、熊猫翻筋斗;马季、唐杰忠、姜昆等人的相声;中外电影等等,常常引得孩子们乐翻了天。这段蜗居的欢乐篇给孩子们的童年生活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也给他们之间的童年友谊烙下了真情。

厨房虽小,友情不小。“大厨”烹饪的美味佳肴,其香味可以飘落到四邻八舍。近水楼台先得月,首先享受到香味的自然是套间内的蜗居人,谁家要是做了好吃的家常美味菜都会送给邻里家的孩子尝鲜。那个年代,大家还缺乏环保意识,每逢七、八月份,我们这些南方朋友就会去南岗洼、南宫村和二院天线场水稻田周边摸鱼逮虾捕捉青蛙,间或去长辛店大宁水库和魏各庄青龙头水库游泳、摸螺蛳、捞蛤蚌。丰收回来处理完毕战利品后即由“大厨”掌勺烹饪,“大厨”将战利品和生姜、辣椒、料酒、五香面、味精……各种佐料依次下锅煸炒一顿,香味立刻扑鼻而来,引得吃货唾液连连渗出,再添点五香盐水煮毛豆、花生,小酒一盅,约上几个蜗居好友,对酒当歌,不亦乐乎?这就是蜗居人的穷苦乐!坦率说,这样的穷苦乐比当今富豪们的欢乐差不到哪儿去,穷苦乐是真情、无杂念、纯友谊,而不是以金钱、利益为目的的欢乐。

又一乐是邻里之间互帮互助无需回报的雷锋精神让人享受到同志间的温暖快乐。我至今仍然要感谢王子川和李淑英同志。那是1979年元旦早晨起床,我因患有慢性鼻炎,一个喷嚏响声可以震出二里地之外。大概是突然受到冷空气干扰,冷不丁打了一个大喷嚏,突然将我的腰椎间盘骨第4/5节打脱节了。那种钻心的刺痛感让我动弹不得,只得直直地平躺着。是他们跑前忙后叫来了731医院的救护车,几个人用担架将我抬上车送到医院急诊室住院治疗。此情此景,至今仍在我脑海中闪闪过场,历历在目,永生难忘。

上世纪70年代末,全国科技大会以后,胡耀邦同志在中国科学院率先提出解决知识分子的“五子(房子、票子、炉子、妻子、孩子)登科”问题。春风也刮到了三院,31所在云岗南区原砖厂烧窑的三角地盖起了两栋六层楼房,解决了一批蜗居人家的居住问题和炉子问题(以液化气罐燃气灶替代了蜂窝煤炉子)。在筹建阶段,我们这些与建房利益有关的蜗居族们,几乎天天盼星星望月亮,瞪大眼睛盯着房子的建造进度,直至1980年才终于盼到了头。按照相关政策和条件,我分到了一套二室一小厅、总面积大约50多平方米的公寓,从此过上了独门独户、自有厨房、厕所的小天地生活。领到套房大门钥匙那天,我们喝了庆贺酒,第二天便急匆匆搬进去一张单人床,业余时间就在里面自己动手进行简单装修布置,晚上躺在单人床上休息,自此后我们家终于摆脱了四人挤在一张床上的历史。我们入住后,远在上海的退休老父亲早就希望来北京看看儿子、儿媳和孙女们。过去,苦于蜗居的我们实在没有条件接纳,现在有条件了,我们请来了老父亲。老父亲看到我们居住的环境、条件后大为感叹,非常高兴。他动情地说:“浙生,你爹这辈子有你这样的房子住,我就阿弥陀佛,烧高香了!”确实,上海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三十年代的“72家房客”这部电影是真实版的生活写照。老父亲是铁路工人,住的是铁路公房。我们兄弟姐妹六人加上父母亲共八人,挤住在不到30平方米面积的小两间木板房内。无论春夏秋冬、寒冰夏暑,我们每晚都打地铺睡觉。相比之下,我住的新房就是天堂房了!

1984年,我调入三院8359所。1990年,8359所与航天部在车道沟19号院合作共建一栋21层,每层八套房的电梯房。根据政策和条件,我分配到了一套建筑面积大约72平方米、三室一小厅、厨卫凉台较宽敞的公寓房,家中还配备了电话。自己配置了冰箱、彩色电视机、洗衣机、衣柜等应有尽有,配备齐全。两个孩子也已长大,各有自己的房间,保证了她们的独立空间,我们各自都有了自己看书学习的地方,生活质量如同芝麻开花节节高,幸福啊!1992年,我被单位派往深圳振兴制管厂担任总经理职务,孩子们也都随着岁月的增长而陆续参加工作,家中四人均有工资收入,同时孩子们也开始迈向社会,成家立业,我也有了第三代,生活美满,无忧无虑 ,美哉乐哉 !

在我退休前夕,8359所在车道沟小区建造了一栋六层楼的公寓房,同时在四季青乡黄庄购得6000平方米六层楼公寓房供职工改善住房用。按照相关政策和条件,我分到了车道沟小区10号楼一套三室一厅,建筑面积96平方米的公寓房。这套房的厅面积达到20多平方米,厕所、厨房各自也有4~5平方米。卧室面积大了,空间宽敞了,人口也多了,一家六~七口人聚在一起生活、学习、聊天,其乐融融。退休后,白天,我管起了小外孙女上下学接送任务,节假日全家人带她去公园、博物馆、动物园等地玩耍。如今,他们都已飞回了各自的小窝,离开我们老两口而独立生活去了。呜呼,转眼间我已经有了第四代,开始过上太姥爷的日子啦!静下心来想想,人的生命闪光太快了。现实状况面临的人生轨迹,到头来,还是我与老伴两人生活在甜蜜安静流淌的时光世界里。而我是幸福的,因为我看到了唐朝诗圣杜甫老人家在“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所期盼的理想住屋: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车道沟小区地处昆玉河畔东岸,风景秀丽,环境优雅安静。北京气象局离我家只有200米光景,北京气象台每晚七点钟报道天气预报时,其中的气象环境画面,有许多镜头就是车道沟小区周边的景象。这里交通四通八达,出了小区门口就有五路公共汽车停靠站,一站之外还有20多路公共电汽车和两条地铁线路停靠站。从家中出发到颐和园、动物园、香山、圆明园、植物园、玉渊潭公园……名胜古迹及城区中心,大多一车可以到达。这几年,政府给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发放了老年卡,老年人持卡乘坐地面公交车和各大小公园、博物馆都能免费。社会对老年人也给以优惠,许多地方给老年人开通绿色通道,外地也一样。您说您能不满意吗?反正我是从内心里感觉很满意!去年,8359所现任领导出于对群众生活的关心及老同志上下楼梯不方便的实际状况,挤出财政拨款给我们10号楼加装了室外电梯。老同志们见面后都竖起大拇指称道好,称赞所领导为人民群众做了一件实实在在的大好事!

40年,弹指一挥间,我已经从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壮年迈进了耄耋之年 ,体能衰退是大自然赋予的自然规律。毛主席说得好,“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我认为,夕阳红岁月,要创造条件多为人民利益作奉献,身体健康是第一位的。身体健康于家庭儿女和本人、于国家单位都有益。自己首先要保持好的心态,要知足常乐。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可以发挥一些余热,同时做一些个人爱好的事情。比如唱唱歌、画画画、跳跳舞、会会友、打打球、打打拳、游游泳……,对个人身心健康肯定会有利的。我个人在退休之后一直没有闲着。除了做家务,带孙辈,锻炼身体,广交同学校友和朋友,还关注我国的航天事业,并与柯新和、张振家老所长、王贵生、黄越平等几位老同志共同撰文的一项技术报告获得批准立项。另外,我还在空闲时间画画油画,参观画展,向画友学习、交流心得体会,以提高技艺和欣赏水平。今后,我的心愿是,继续发挥余热,将研究进行到底。老骥伏枥,尽多贡献,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幸甚至哉,歌以咏志!(文/甄浙生)



【打印】   【关闭】

   
友情链接:
  监督举报

Copyright©2018版权所有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6735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081号

网站运维: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新闻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甲8号航天科工大厦 邮编:10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