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群团新闻 正文

“我很幸运,因为在航天,我一直都不是一个人”

发布时间:2014-02-13    信息来源: 中国航天科工二院


       孩子是落入人间的天使,是家庭最大的希望。中国航天科工二院25所职工赵博士的女儿近日被确诊为视网膜母细胞瘤,俗称眼癌。病情不等人,经过两次全身性的手术化疗,癌细胞的扩散得到有效控制,但医生还是建议摘除眼球且不保证治愈。这对一个还不满3岁的孩子来说,实在太过残忍。经国内医生推荐,美国某医院对病例研究后提出,采用最新治疗手段可保留眼球且治愈希望极大,但治疗费用高。为了给孩子治病,给孩子一个光明的未来,赵博士一家不惜倾其所有。

  “亲爱的同事、朋友们,能否献出您的爱心帮帮孩子?您的仁爱之心,有可能为孩子点亮双眸燃起希望;您的善意之举,或许能为她今后的人生之路铺垫幸福。让我们行动吧,去成全一份勇敢的坚持,传递一份生命的热度!”一条微信在中国航天科工二院25所的朋友圈传开。

  这条微信被朋友转发、朋友的朋友再转发,一时间25所、二院、集团公司甚至外界人士都知道了赵家的眼癌宝宝。大家纷纷拿起手中的电话,向发起倡议行动的25所一室、九室分工会询问具体情况。

   “最近一段时间,赵博士开始向周围人借钱,数额还很大。同事们就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一开始他还不想说,可是一想到孩子的治疗费用还差很多,他七尺男儿也禁不住掉下了眼泪。”与赵博士同在一个课题组的小唐描述说。“看到孩子的照片了吧,多漂亮的一个孩子,要是没了那双黑亮的眼睛……我们在所内发出爱心倡议,只是希望大家一起尽所能帮帮我们的同事、帮帮孩子。”说到这儿小唐的眼睛也湿润了。

  25所一室、九室分工会在了解到眼癌宝宝的情况后迅速成立了捐款倡议小组。为了能让孩子尽快去国外接受治疗,25所人力资源处打通绿色通道,帮助赵博士在最短时间内办理出国签证手续。二院电视台、集团公司新闻中心打来电话,询问是否需要借助媒体的力量获得更多帮助。集团公司党群部领导联系了妇女儿童基金会,获取了更多关于此病的医疗信息。一个素不相识的航天职工帮助赵博士联系美国的医院、医生,联系自己在美国的朋友,为即将前去就医的赵博士一家提供帮助。

  倡议发出十几分钟后,几百甚至上千元陆续从所内、院内兄弟单位职工手中交到捐款小组。

  一位腿脚并不方便的院内同事,一天内来所捐款两次。还有一位同事个人拿出一万元,而在登记名字时只留下“原25所职工”字样。还有好多所外人士请求所职工代捐,登记时却不留名字。

       赵博士表示,目前还不确定孩子最后的治疗方案,如果这些钱没有用到,将会还给大家,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捐赠者的姓名。

  许多爱心人士的慰问信纷至沓来,其中有一封,是一个小朋友送给孩子的一幅画,鼓励她战胜病魔、早日康复。

    “我们的薪水在北京也许只算中等,很多同事都背负着高昂的房贷,但这次行动中,大家的慷慨令人动容,体现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无私正能量。不为别的,只因我们是同行;不为别的,只为点亮希望之光。”一位在捐助现场服务的人员感动地说。

  捐款活动第三天,捐款倡议小组发布活动停止的消息,可还是有好多航天科工下属单位以集体的方式前来捐助。仅三天,小组共收到捐款733122.1元。

  当这份沉甸甸的“航天大爱”交到赵博士手上时,这位被女儿病情压弯了脊背的80后父亲,深深地鞠躬……1月26日,赵博士在亲笔感谢信中写到:遭遇这么多的磨难是孩子的不幸,但她也很幸运地得到这么多关怀和帮助!大家的支持与帮助,让孩子有了光明的希望,也让我们学会更加坚强地面对困难。我们无以为报这么多关爱,唯有带着大家的祝福与爱心,更加坚强地前行!感谢信后面挂了一个附件,上面列出了所有捐款人员的名字,而带有捐款具体数额的名单留在了捐款倡议小组。

  2月7日,赵博士的爱人带着孩子前往美国治疗。而赵博士最后选择留在工作岗位上。他说:“与孩子同行的是航天哥哥姐姐、叔叔阿姨、爷爷奶奶的关爱和祝福。我很幸运,因为在航天,我一直都不是一个人,我在这里等她回来。”(文/陈洁)